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诸天最强大佬_ 第四百三十四章 被镇住了的文武重臣-笔趣阁

时间:2021-07-02 17:23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七只跳蚤小说诸天最强大佬 第四百三十四章 被镇住了的文武重臣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长街之上,许多行人见状远远的便行避开,这要是被撞上了的话,无论死活那都是白撞。

    目送那两名信使高呼大捷呼啸而过,不少人不禁露出疑惑之色,对于宣府,京师百姓自然不陌生,那可是京畿之地的北方屏障,可以说是九边重镇之一。

    长街边上的茶楼之中,不少人齐齐的看向呼啸而过的信使。

    一名茶楼的常客惊讶道:“宣府大捷?记得不久之前曾有消息说被天子委任为总督的杨一清杨总督正同达延汗在宣府之地对峙,莫不成杨总督大败了达延汗?”

    坐在其边上的一名茶客却是摇头道:“这怎么可能,那可是威震草原的达延汗,杨总督的确是我大明难得的精通军略的官员,可是也不可能是那达延汗的对手啊。”

    不少人闻言皆是点头不已,不是对杨一清没有信心,实在是自土木堡之变后,大明对北方草原异族已然从攻势转为守势,甚至可以说边镇之地,两方交战,都未必能够占到什么便宜。

    京师中人最大的优点便是见多识广,加之朝廷不禁民间议论朝政,所以说许多人讨论起所谓的天下大势来那真的是头头是道。

    草原异族对中原最大的优势便是骑兵,一击不中远遁千里,加之步卒同骑兵对战之时的先天劣势,使得很多人并不看好宣府之地的杨一清能够胜过达延汗。

    在大家看来,杨一清能够守住宣府之地,为朝廷守好北方的屏障便已经是最大的功劳了。

    加急信使呼啸而过,很快京城之中,不知多少人便知晓了宣府大捷的消息。

    紫禁城。

    皇城之中,距离当初楚毅离京下江南平定宁王之乱已经有两三个月的时间之久,月前楚毅途径京城而不入京师,直奔北方边镇之地而去。

    以朱厚照对楚毅的依赖,数月不见楚毅,朱厚照非但是没有适应,反倒是对楚毅越发的挂念起来。

    御花园之中,朱厚照一身简单的劲装,此刻正缓缓的修行邵元节所传授他的道家养生健体之术。

    自从皇后有了身孕之后,朱厚照对邵元节自然是非常的看重,对于邵元节所传他的强身健体养生之术更为重视,在邵元节的指点之下,朱厚照对于健身从没有有所疏忽。

    邵元节此刻便站在边上看着朱厚照修行养生之术,一旁的谷大用看着朱厚照额头之上的细密汗珠,脸上挂着几分心疼之色。

    就见朱厚照缓缓停下来,谷大用见状连忙上前,手中拂尘一抖,自边上的小太监手中接过绢帛递给朱厚照道:“陛下气息绵长,龙体康健,真是羡煞旁人!”

    朱厚照中气十足,哈哈大笑道:“朕之身体能有今日,还多亏了邵真人!”

    邵元节闻言,微微拱手一礼道:“老道受之有愧,陛下谬赞矣!”

    正说话之间,就见远处,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朱厚照、邵元节几人齐齐看去。

    只见两名风尘仆仆的信使在一名内侍的引领之下奔着天子而来。

    距离朱厚照差不多几丈远处,谷大用上前一步,而那两名信使则是齐齐拜倒,恭敬的自背后取过捷报呈上道:“陛下,八百里加急,宣府大捷!”

    朱厚照闻言不由一愣,脸上露出几分惊讶之色,愕然的看着那两名信使,反应过来之后,朱厚照不禁上前一步,不过这会儿谷大用已经上前,自那信使手中接过了信函,稍微检查了一番,确定信函没有什么问题,然后行至朱厚照近前交给朱厚照道:“陛下请看!”

    朱厚照一脸迫不及待的神色接过那信函,然后将之缓缓打开,一目十行扫过信函之上的内容,尚未看完,朱厚照便面露惊喜之色,待到最后更是忍不住开怀大笑起来。

    “好,好,楚大伴干得漂亮啊!”

    虽然说并不清楚那信函当中到底是什么内容,可是只看朱厚照的神色反应就知道这信函的内容必然同楚毅有关,否则的话,朱厚照也不可能提及楚毅。

    待到朱厚照看完了加急信函,心情稍稍平复了一些,朱厚照深吸一口气,眼中闪过一道精芒道:“传内阁阁老入宫,召英国公、定国公等入宫,就说朕有要事召见!”

    很快便有内侍出宫而去,而这会儿谷大用带着几分惊讶之色道:“陛下,莫不是楚大总管又立下了什么功勋?”

    朱厚照将那信函递给谷大用道:“功勋?那简直就是不世之功勋啊!”

    谷大用接过信函一看,当看到楚毅同杨一清联手之下竟然一战击溃达延汗十万大军并且追逐百余里,将那达延汗生擒活捉。

    只是看着这信函的内容,如果说不是对楚毅有所了解的话,打死谷大用,谷大用也绝对不会相信这信函的内容。

    实在是信函的内容太过令人难以置信了。

    以谷大用的身份地位,自然清楚许多事情,自然也知晓九边之地的情形,杨一清抵挡达延汗那可是相当的吃力的,否则的话,朝廷也不至于自京师之中抽调十万京营北上。

    一直以来杨一清上书朝廷的奏章之中所言皆是边镇穷苦,对于鞑靼入寇,也不过是勉力招架罢了。

    这就使得朝中文武印象之中,边镇形势其实并不是太好,否则的话,巴尔斯博罗特也不可能直入中原,甚至杀到了京畿之地,出现在了京城之外。

    现在竟然有捷报说达延汗被生擒活捉,这如何不让人为之惊骇。

    达延汗被生擒活捉,这要是换做一个人说的话,搞不好就会被安上一个谎报军情的罪名拖出去砍了脑袋了。

    可是这消息乃是楚毅派人传来,其他不说,谷大用却是相信楚毅绝对不会在这等事情上面弄虚作假。

    楚毅行事素来干净利落,一是一,二是二,言必行,行必果,要说楚毅说谎骗人的话,其他人不说,至少谷大用第一个不信。

    谷大用心中惊骇的同时,何尝不是泛起了无边的羡慕嫉妒来,这等功勋简直是骇人,一战而没鞑靼近二十万大军,甚至将巴尔斯博罗特、达延汗等鞑靼高层贵族以及将领统统的一网打尽,可以说经此一遭,草原异族想要恢复元气,只怕没有个数十年是没有什么希望了。

    不管谷大用心中到底怎么想,可是在朱厚照的面前,谷大用当即一脸喜色的向着朱厚照道:“老奴恭喜陛下,贺喜陛下,单凭此一战,陛下必然名留青史,他日为后世之君主所敬仰。”

    朱厚照脸上挂着笑意道:“朕就知道楚大伴不会让朕失望,可是却从来没有想过楚大伴会给朕如此大的一个惊喜。”

    内阁之中,因为楚毅放权,朱厚照在楚毅的影响下,对于内阁同样也是采取放权的策略,身为天子,只需要平衡朝堂,抓住财权、官员升迁之权以及军权便足够了,至于说其他的民政之类的事务,自然是要放权给内阁去处理。

    内阁之所在乃是紫禁城之中一片宫殿群落,就见一间宽敞的大殿之中,诸位内阁阁老正在辅助天子批阅奏章,一个个皆是尽心尽力。

    一阵脚步声在殿外响起,就见几名内侍进入到内阁之中,注意到动静,正在批阅奏章的焦芳几人下意识的抬头向着来人看了过去。

    当看到了来人的时候,焦芳不禁面露疑惑之色道:“几位公公这是……”

    其中一名大监向着焦芳几人道:“陛下口谕,传召内阁阁老速速入宫觐见!”

    一众阁老心生疑惑,不过几人却是恭敬的领命。

    稍作收拾了一番,很快就见几名阁老紧跟着那几名内侍出了宫殿,直奔着皇宫深处而去。

    一位阁老同焦芳同行,看了看那几名内侍,再看看前方那巍峨的宫殿,就听得阁老陆文亮向着焦芳道:“首辅大人可知晓陛下如此匆匆召见吾等,所为何事吗?”

    焦芳微微摇了摇头,他自然是不知晓天子何故召见他们。

    同焦芳等人一般,摸不着头脑的还有英国公、定国公几位,就算是通传急报的信使奔驰而过,已然有不少人知晓了宣府大捷的消息。

    英国公急匆匆的出了国公府,上了国公府的车马直奔皇城而来。

    吱呀吱呀的马车之上,满头白发的张懋坐在那里,在其边上则是一名年轻人,正是张懋之孙张仑。

    张仑看着张懋道:“爷爷,陛下这个时候召见爷爷入宫,也不知是为了什么事情!”

    张懋神色平静道:“陛下的心思,我等做为臣子的又如何能够琢磨的透,不过若然老夫没有猜错的话,天子急召,十之**同江南又或者是北地边镇的动态有关。”

    正说话之间,张懋突然之间眉头一挑,几乎是本能的喝道:“停车!”

    随着张懋一声令下,顿时就见那马车停了下来。

    张仑疑惑的看着张懋,显然很是不解为什么张懋这个时候突然让马车停下来,毕竟他们得天子召见,这个时候应当是马不停蹄的赶往紫禁城才是。

    “爷爷……”

    张懋撩起车子上的窗帘向着外间看去,同时张懋神色郑重的看向路旁几名聚在一起好似一脸激动的在议论什么的百姓。

    “仑儿,你且下车去看一看,那些人到底在议论些什么,方才爷爷似乎听得什么大捷之类的。”

    张仑看了路边那几人一眼,正如张懋所言,隐隐约约之间的确是能够听到有大捷的字眼。

    下了马车,张仑行至路旁,冲着那几人拱了拱手道:“诸位,不知你们所说的大捷到底是何方大捷?北方还是江南?”

    张仑一身华服,加之自小便受到极好的教育,所以说一身的气度也很是不俗。

    张仑一开口,那几人当即便愣了一下,略带紧张的看了张仑一眼,然后这才缓缓的向着张仑道:“这位贵人有所不知,我等方才所议论的正是不久之前刚刚传开的宣府大捷。”

    “宣府大捷?”

    张仑愣了一下,紧接着就听那人道:“我们正在猜测这宣府大劫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不曾想惊扰了贵人!”

    深吸一口气,张仑冲着几人点了点头,然后回到了马车之上,张仑向着张懋道:“爷爷,方才孙儿去试探了一下那些人的口风,他们所议论的正是宣府大劫!”

    眉头一挑,张懋眼眸之中闪过一抹精芒,捋着胡须缓缓道:“宣府大捷?难不成楚毅果真重创了鞑靼不成?”

    楚毅平定江南宁王叛乱,大军回归直奔边镇而去,其目的大家自然再清楚不过,甚至楚毅还上书天子,恳请天子能够调派京城大军协助其摆下一张大网对付鞑靼人。

    在张懋看来,楚毅此举实在是太过疯狂了,竟然想要一口将鞑靼给吞没,这根本就不现实。

    现在竟然说什么宣府大捷,杨一清的能力如何,张懋这等老狐狸眼力实在是太犀利了,自然是可以看出杨一清守城足以,要指望他去重创鞑靼取得所谓的宣府大捷根本就不可能。

    张仑惊讶道:“若是果真如此的话,那可真的可以称得上大捷了,也不知此一战,我大明将士死伤如何,鞑靼又死伤几何!”

    军中虚报战功的情况素来不少,张仑下意识的以为楚毅还有杨一清他们或许是同鞑靼大战一场有所斩获,但是就算是有所斩获,那也绝对当不得所谓的大捷。

    张懋双目微闭道:“入宫吧,到时候一切便可知晓!”

    马车吱吱呀呀的在宫门之外停了下来,刚刚下车就见又一辆马车停下,正是定国公徐光柞。

    徐光柞先是向张懋一礼,并行入宫。

    徐光柞看了张懋一眼低声道:“老国公,不知可知陛下为何召见我等?”

    张懋轻笑道:“陛下召见我等,或许是要向我们宣布一件大事。”

    徐光柞闻言就更加的疑惑不解了,不过张懋却是没有解释的意思。

    不过是一会儿功夫,张懋、徐光柞几人便进入到了一间大殿之中,进入大殿便见到焦芳的几位阁老正侯在那里。

    一众人相互见礼之后,正当他们要讨论一番的时候,只听得大殿之外传来内侍的声音道:“陛下驾到!”

    张懋等人连忙起身向着朱厚照一礼拜下道:“臣等拜见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朱厚照走进大殿当中,转身坐在了那龙椅之上,居高临下缓缓开口道:“诸位卿家免礼起身吧!”

    就见张懋等人起身。

    内侍将座椅送来,一众人在天子示意下各自落座。

    看着一众人,朱厚照脸上洋溢着几分难以压抑的喜色,在焦芳、张懋等人疑惑不解的神色当中冲着谷大用点了点头。

    谷大用走下台阶,将一封信函交给了张懋,张懋看过之后,心中满是震撼。

    信函传开,但凡是看过那加急信函,无论是焦芳还是其他的阁臣尽皆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

    陈鼎做为老古板,在一众人心中满是惊讶与怀疑的时候,就见陈鼎上前一步冲着朱厚照道:“陛下,老臣敢问陛下可能确定,这信函之上的内容尽皆属实吗?那巴尔斯博罗特被抓也就罢了,可是楚总管却说包括达延汗在内的诸多鞑靼贵族、头领被抓,老臣实在是感觉无法相信这是真的!”

    微微皱了皱眉头,不得不说陈鼎的话的确是让天子有所不喜,但是朱厚照对于陈鼎也相当了解,知道此人素来耿直,对事不对人,所以倒也没有怪罪对方。

    只听得朱厚照沉声道:“朕相信大伴,大伴绝对不会欺骗朕!”

    张懋捋着胡须缓缓道:“至于说这信函之中所言是真是假,大家大可不必着急,我等只需要静等宣府的消息便是,宣府距离京师并不遥远,相信要不了多久,杨一清的奏章也该到了。”

    大家心中一动,诚如张懋所言,若然楚毅所呈给天子的信函果真属实的话,那么这可就真的是几乎百年所未见之大捷,只此一战,天子朱厚照便可名留青史,他日只要不是自己作死,必然可与太祖、成祖相媲美。

    朱厚照看着一众文武皆是不愿意相信此大捷的真实性,心中的确是有些不喜,但是朱厚照却是对楚毅深信不疑。

    嘴角挂着几分笑意,朱厚照向着谷大用道:“谷大伴,派人前去兵部盯着,只要宣府捷报传来,即刻取来。”

    如焦芳这会儿却是心中有些忐忑,虽然说希望那消息是真的,但是理性上却是很难相信那消息是真的,毕竟只是一想到包括巴尔斯博罗特、达延汗这些人都被楚毅给抓住,众人都感觉那么的不真实。

    也就只有朱厚照一脸的淡然之色,安然的坐在那里品茶,等着兵部消息。

    宣府大捷,楚毅的信函自然是同宣府捷报不是一同呈上,不过同样是八百里加急信函,两者速度却也差不了多少。

    ps:推一本新书,《机缘聊天群》:全世界不存在‘活着’特性的无主机缘组了一个聊天群,群里个个都是机缘,说话又好听,还懂的无私奉献,超喜欢这里!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