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花娇_ 第二百六十六章 未果-笔趣阁

时间:2021-06-19 16:58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吱吱小说花娇 第二百六十六章 未果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郁棠闻言在心里冷笑了几声。

    什么叫不用管了?

    既然让她别管,那就别告诉她啊!

    一面让她别管,一面又事无巨细地告诉她,这是什么意思?

    怕是裴宴又开始心口不一了吧?

    如果没有之前裴宴的讽刺,郁棠想着裴家对她的好,想着裴宴对她的帮衬,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过去了。可自她被裴宴讽刺之后,她觉得自己平时就是太惯着裴宴了,裴宴这才会肆无忌惮,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我让着你,你说的句句字字自然都金贵。

    我要是把你放下了,我管你去干嘛!

    郁棠打定主意不管裴宴了,说话自然是如同对待贵客,敬重又热情,至于会不会去办,那就是另一回事了:“那我就替我家里人谢谢您了。难怪别人都说三老爷宅心仁厚,跟着您有汤喝!”

    裴宴听着这语气怎么那么谄媚!

    郁棠平时不是这样的人啊!

    裴宴不由仔细地打量郁棠。

    或者是因为此时是在屋里用早膳,她穿了件半新不旧的茜红色八宝纹的杭绸褙子,乌黑亮泽的头发整整齐齐地在脑后挽了个纂,露出明艳的眉眼,像那辰时的朝阳,漂亮得夺人眼目。

    裴宴皱了皱眉。

    若是以前,郁棠肯定要追问他出了什么事,而此时,她只是静静地坐在那里,笑着推了推手边的茶盅,道:“您喝茶!这是前两天杨三太太送的‘雪水云绿’,我喝着觉得还成,就拿了这茶待客。说起来这名字取得也挺别致的。‘雪水’,我刚开始听见的时候还以为是因为这茶产在高山雪峰的北方呢?没想到杨三太太说,是因为这茶产自雪水峰……”

    她絮絮叨叨地,像在说家常,仔细一听,却是什么都没有说。

    裴宴最讨厌这些家长里短的,有时候郁棠也会在他面前说这些,他并不讨厌。可不知道为什么,今天他听着就有些烦躁,总觉得郁棠话里有话,他又抓不住脉络似的,有些无力。

    他干脆就打断了郁棠的话,道:“江家的事,你可有什么说的?”

    郁棠就是要怼裴宴。索性有样学样,正色道:“我看您都安排好了,我出身市井闾巷的,也不懂什么大道理,您这样安排,肯定有自己的用意,我们听着照做就是了。能有什么说的?”说完,还露出一幅恍然的样子,忙道,“郁家受您恩惠多多,我回去了就跟我阿爹说,让我阿爹亲自上门给您道谢。“

    我是想让你父亲来道谢的吗?

    裴宴气得不行,觉得这儿坐垫是硬的,茶是淡的,屋里还弥漫着刚才的饭菜味,他多坐一刻就多难受一刻。索性站了起来,道:“既然你没有什么说的,那这件事就这样定下来了。等回了临安,我自会和你父亲去说。”

    郁棠见他要走,也没有留他,笑盈盈地应“是”,送了他出门。

    裴宴心里就更不舒服了。

    他觉得郁棠肯定没有领会到他是什么意思,要是知道他这是在给她们家送钱不说,还想着法子把她们家带进了苏浙大商贾才能进入的商圈,就不会这样地冷淡了。

    要知道,从前他就只是送了她几株要死不活的沙棘树,她都很是感激,说了一堆好听的话。

    看在这件事的份上,他再提点她几句好了。

    裴宴想着,就在院子门口停下了脚步,道:“徐小姐若是要出门买带回京城的土仪,你也记得买些合适的礼物让徐小姐带回家,有来有往,才是相处之道。”

    郁棠还真没有想到。

    她微微一愣,觉得裴宴的好意她犯不着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似的炸毛,恶意也犯不着忍气吞声地不反抗,平常心就好。

    “我知道!”她笑着向裴宴道谢,“多谢您提醒。”

    裴宴感觉到了郁棠的真诚,觉得她这个态度还不错,满意地点了点头,回了自己的住处。

    郁棠则朝着裴宴的背影撇了撇嘴,带着笔墨纸砚去了徐小姐那里。

    徐小姐正在书案前裁纸,见状道:“你怎么过来了?”

    免得裴宴想起什么又跑去了她那里。

    郁棠在心里道,却不好跟徐小姐说,笑道:“你去我那里和我到你这里有什么区别?”又问,“三太太已经出门了吗?”

    徐小姐“嗯”了一声,让阿福给郁棠整理出抄佛经的地方,然后道:“她一早就出门了,说中午和晚上都不回来用膳。你今天就留在我这里用膳吧!”

    郁棠欣然答应,过去帮徐小姐裁纸。

    徐小姐一面裁着纸,一面和郁棠说着闲话:“张家现在肯定乱成了一团。我和张家二房的大小姐很好,她父亲和她叔父身体都不怎么好,家里就指望着她伯父仕途长远了,谁知道居然出了这样的事。我想想都为他们家叹口气,没心思出去玩。”

    郁棠觉得这是人之常情,道:“那你要不要写封信去京城,先安慰安慰张大小姐?她家里出了这样的事,肯定正伤心着。”

    徐小姐叹道:“谁说不是!最要紧的是她的婚事——她九月份及笄,为着尊重长房的,怎么也要三年之内不议婚嫁。”

    郁棠就问起张家的事来。

    徐小姐告诉张老大人生了三子一女,女儿是最小的,已经嫁人,张绍虽然是长子,但子嗣上却艰难,之前生养了好几个都没有站住,如今只留下来一个独子,今年才七岁。二房的长女就成了大小姐。但二房的子嗣也不旺,张大小姐只有一个弟弟,今年九岁。她三叔父倒有两个儿子,一个六岁,一个三岁。

    她道:“太夫人怕是心里最难受了。张家如今可谓是青黄不接。江大人又不讨张老大人的喜欢,也不知道以后谁家会和张家走得近些。怕就怕张家要和这样的人家联姻。”

    也就是说,张家失去了继承人,为了保持张老大人曾经的人脉和资源有人继承,张老大人会在自己的子弟里选择一个继承人。而这个继承人为了照顾张家人,最好的办法就是两家联姻。

    郁棠道:“你是怕张大小姐所嫁非人吗?”

    徐小姐怅然,道:“我是怕最终张家没有办法,只好选了江家。要知道,江家的长媳是那个湖州武家的嫡长女。武家的女儿你也看见是什么德性了,若我有这样一个人做妯娌,我要活生生地被气死。”

    郁棠只好劝慰她:“你不是说张老大人不太喜欢江大人吗?更何况是做儿女亲家。说不定人家张老大人有自己的打算呢!”

    徐小姐嘟了嘴,道:“那还不如嫁到沈家去。好歹是世代诗书,沈大人为人又温和宽容,家里的女眷也都老实本分,只是沈家的几位公子读书都一般,也有点让人着急。”

    郁棠仔细地想了想,想起沈家有位公子好像和李端是同年来着。

    好像是那个别号叫“静安居士”的来着。

    她想着以张家和裴宴的关系,觉得她应该帮帮张家。但话都到了嘴边,她又想到张家若是和沈家联了姻,那张老大人手中的资源应该会向自己的孙女婿倾斜吧?

    前世的裴家能躲过这些灾难,若是与张家的大力支持有关呢,她这一世给乱出主意,万一让裴家遭受损失呢?

    两人不和是不和,却不能因为不和而伤了根本。

    郁棠思忖了半晌,决定还是先去问问裴宴再做决定。

    她和徐小姐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天,等把纸裁好了,就开始抄佛经。

    徐小姐道:“我帮张大小姐也抄一份,让菩萨保佑她一切顺利。”

    郁棠笑道:“看来您和张大小姐关系很好!”

    徐小姐道:“我们是一起长大的。小的时候我娘抱着我去庙里拜菩萨的时候,她娘也会抱了她去,她们大人去听讲经,我们俩就会在院子里一起玩。可惜殷家没什么人,不然我还想着我们俩能不能做妯娌呢!”

    有人做伴,时间就过得很快,一天眨眼间就过去了。

    郁棠和徐小姐的佛经都抄得差不多了,两人就约了明天再抄一天佛经,后天去灵隐寺。

    这个消息很快就传到了裴宴的耳朵里。

    裴宴和殷浩商量:“明天我们就去拜访王七保。后天大家歇息一天,我要去灵隐寺。”

    殷浩奇道:“这个时候,你去灵隐寺做什么?明天去拜访王七保,陶清还没有来,难道就我和你去吗?去了说什么?有什么意义?”

    裴宴道:“本来就是为陶家奔走,陶清来了固然好,他不在,有些话我们说起来更方便。”

    殷浩觉得裴宴完全是强词夺理,他困惑地望着裴宴。

    裴宴没有理会殷浩,回到屋里问阿茶:“今天郁小姐没有出去吗?”

    不是说好了不出去的吗?

    阿茶不明所以。

    裴宴想,自己把他丢在这边的宅子不用果然是有原因的。

    他又道:“郁小姐没有送信回临安吗?”

    他给了郁家那么大一块饼,郁棠应该很高兴地赶着给她父亲送信,让她父亲来和他详谈才是。

    阿茶仔细地回忆片刻,摇头道:“没有!今天郁小姐呆在徐小姐那里,一天都没有出门。双桃姐姐也都在旁边服侍,没有指使我们跑腿。”

    郁棠在捣什么鬼?

    是不相信他说的?还是准备回了临安再做打算?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