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执明神君传_ 4、大打出手-笔趣阁

时间:2021-01-25 12:44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金庚辛小说执明神君传 4、大打出手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普寂一听这位施主是去进香,也不辨这群人是人是鬼,当即高兴的说道:“好啊,好啊,那我们一起去吧。”

    成志远跟葛志萱也知道这群人来历不明,只是不知道该如何劝阻,只见三十几人拥着普寂往店门外走去,刚要走出店门口,却见一人已立在那里,正式洛阳左金吾卫将军薛奕,只听他说道:“诸位,佛门乃清静之地,各位这般兴师动众,就不怕坏了我佛的清誉,扰了白马寺里众位大师的清修吗?”

    普寂笑着说道:“这位施主诚然好意,只是我们是去进香拜佛,于白马寺诸位师兄弟的清修是无损碍的。”

    那默啜也说道:“小师傅说的很对,我们只是去礼拜如来,别无他意。”

    薛奕横了默啜一眼,说道:“我汉地的如来也只见我汉地的信众,你当是什么人都能进得了这白马寺的山门吗?”

    那夷男早已是怒不可遏,薛奕也不去理他,对普寂说道:“小师傅,你近前来,我有几句话要对你说。”说着便握住普寂的手腕往外拉。

    那普寂还没有反应过来,只迈出一步,却觉另一只手臂已经被那突厥老者特勤拉住,只听他说道:“小师傅,不要听他胡说,这人不是好人,他刚才一直在偷听我们说话.”

    这特勤其实也不确定薛奕是否在偷听他们说话,只是刚才他们要拥着普寂去白马寺,薛奕一着急,竟是用上了上乘武功,从窗边墙角一步跨到了门口,拦住了他们的去路,那特勤才知道这衣饰华贵之人原来是个高手,故意说他在偷听他们说话,想一试究竟,因为他不知道薛奕懂不懂突厥语。

    薛奕先是一惊,但他毕竟身处宫闱多年,也早已历练的心思缜密,心想:这老贼真是老谋深算,原来他早就看出来我在偷听他们说话,不过他们说了这么多军国机密我都听到了,他们为什么还不动手将我拿住?嗯,想来我刚才这一步跨的太急了,竟让他对我起了疑心,看来这老贼也是有意在试探我,我不可上他的当,神秀到底有没有偷那凌烟阁的武功秘籍还没有定论,断然不能让他们把普寂给掳了去,然后他神色自若的说道:“你们说起话来叽里咕噜的,我又怎么能听的懂?大爷今天慈悲心起,只想让小师傅陪我去白马寺上柱香,你们休要阻拦!”

    薛奕一边说话,一边往门外瞧去,心里只是想:平素里我那些饭桶兄弟一天来这条街上巡视好几遍,怎么偏偏今天竟是一次也没有来巡视过?真是急煞人也。他心里一急,手上用力,便把普寂往他这边拉了一步。

    那特勤一看他竟要用蛮,心想:他到底懂不懂突厥语尚无定论,也说不定只是寻常武人,听到这小和尚的师傅偷去了《凌烟十三剑》,所以才要夺走这小和尚,好逼他师傅交出剑谱,但他如果懂突厥语,听去了我们的谈话,肯定是去报告官府,那我们也不能让他活着离开这里,那就先打发了他,把这和尚夺过来再说。特勤心里主意已定,便也手上加力,往他自己这边夺普寂。

    可怜那普寂小和尚夹在他二人中间,只感觉两股巨大的内力从自己双手上传过来,他的身体竟然成了他二人比拼内力的战场,甚不受用,当即猛提一口真气,自两臂发出,只听“啊,啊”两声,竟同时将薛奕和特勤震在他身体两步开外,薛奕和特勤知道这小和尚内力不俗,竟不料想如此深厚,二人的手臂都隐隐发麻。

    普寂心里只是想:师傅教诲,我们出家人出门在外不可伤人性命,遇事须当隐忍,只是他二人内力如此深厚,这感觉甚是难受,弟子也是迫不得已,唉,就是不知道他二人有没有受伤?

    店里其他人看到他们卯上了,都知道三十六计走为上计,纷纷往店外夺路而去,恰巧那周、吴二人也正往店外走去,薛奕一看到他二人,怒道:“你们这两个泼皮,还想走吗?”右手五指成爪,径往那二人抓落,堪堪将要抓到,忽觉一股刃风自背后袭来,同时听到有人说道:“兄弟小心!”薛奕知道有人从后偷袭,看到那周师兄手里正握着一口青锋剑,想也不想,右手拔剑出鞘向后挥出,只听“噹”的一声,将那人的兵器格了开去,定睛看时,竟是那默啜,手握一把弯刀,脸现诧异之色,想是被薛奕在这间不容发的瞬间化解了他这一招偷袭,深为薛奕的功夫所折服。

    那周师兄还想要回自己的宝剑,却被那吴师弟阻住到:“走吧师兄,切莫因小失大。”那周师兄心想:只他刚才这化险为夷的一手功夫,犹如背后生了眼睛一般,就知道我跟他差的太远,看来这宝剑是要不回来了。心不甘情不愿的被那吴师弟拉着走了。

    薛奕再寻那提醒他被偷袭之人时,竟是成志远,向他点了点头。

    那普寂毕竟涉世未深,见那默啜拔刀向前,竟是不知他偷袭薛奕,待的薛奕化解了默啜的偷袭,他才反应过来,不禁对默啜怒道:“施主,你何以对这位相公做这等欺心行径?”

    那默啜也不答话,又挥舞着弯刀径向薛奕砍去,“唰唰唰”三刀,皆是马背上挥刀的招式,跟平地上的刀剑对招大不相同,薛奕从来没有上前线跟突厥骑兵对过招,对默啜的弯刀招式自然是不大了然,是以不敢过分靠近,但只要见他舞刀逼近,他就挥长剑将其逼退,不让他近身,想来那弯刀自然是要近身相搏才能展现威力。默啜转换刀法,招招逼近,又是一刀挥去,薛奕手足有些失措,普寂在旁观战,也是替薛奕着急,见二人斗到此刻,再也忍耐不住,提掌往默啜背后击去,欲将默啜的攻势化开,好解救薛奕。

    默啜跟薛奕斗了半天,好不容易抓住机会,眼看就要占到便宜,不料刀挥一半,感觉身后有一股掌力袭来,稍微一犹豫,足下加劲,连人带刀向薛奕扑去,既想避开身后的偷袭,又想增加对薛奕的攻击。但只刚才那犹豫的一瞬间,却已被薛奕抓住机会闪身避开,默啜功亏一篑。

    普寂知道自己不该偷袭,掌力其实也没有用实,但却听到身边一人叫到:“好不要脸的和尚,竟然偷袭。”紧接着便又是一把弯刀递将过来,薛奕看时,竟是那夷男。

    夷男跟默啜是一般的刀法,出刀极为快速,普寂手无寸铁,直被逼得左躲右闪,不住后退,猛然间夷男快刀一挥,普寂一不留神,竟被他割去一片衣袖,紧接着夷男又是一刀挥直,普寂刚要躲避,只听“铛”的一声兵刃相交之声,竟是一把长剑递将过来挡住了夷男的快刀,再看那舞剑之人时,原来是刚才在店里给自己布施银两的道姑,普寂忙双掌合十道:“多谢师姐相救。”

    葛志萱握剑站在普寂身前,回头小声对普寂说道:“小师弟,你内力深厚,为何却一味躲避不还招?”

    普寂脸一红,小声说道:“师姐,师傅只教过我打坐参禅,修习内功,却尚未传授我什么武功招式,师弟就只会一套罗汉拳和韦陀掌而已。”

    葛志萱点头,心想原来如此。

    此时却见那一群突厥人中走出一人,身材高大,大声对普寂和葛志萱说道:“你们汉人就知道倚多为胜!那我们突厥的勇士们也不用客气了!”

    薛奕正跟默啜斗的不可开交,一听这话,心想:他这不是把自己的身份暴露了吗?百忙中侧眼一看,说话之人原来是那拜葛图罕。

    突厥老将特勤望着拜葛图罕,似有所思。

    葛志萱见拜葛图罕身形魁梧,手中又无兵器,料其徒具蛮力,不如默啜和夷男难对付,也朗声说道:“师弟,你就用你苦练多年的罗汉拳和韦陀掌跟这位突厥朋友过过招吧,你内力深厚,可别伤了这位朋友。”

    普寂一听,心想:她干嘛说我苦练多年罗汉拳和韦陀掌?对了,她是想不让对手轻视我,先唬住对方,唉,我江湖经验真是太浅,如果没有这位师姐挡在我前面,我又哪有时间去思考她的话外之意?看来我这次真是不应该出来。

    普寂正思考间,只见那拜葛图罕一拳打来,隐隐与自己所习的罗汉拳路数有些类似,便也一拳迎了上去,跟拜葛图罕斗在了一起,数招既过,感觉跟拜葛图罕的拳路掌法大差不差,怯心渐去,越打越顺,其浑厚的内力也渐渐施展开来,一套简单的罗汉拳竟被他用的虎虎生风,拜葛图罕竟不能近其身。

    葛志萱长剑指向夷男说道:“我这位师弟的拳重,还是让贫道来做你的对手吧。”

    特勤一声招呼,一众突厥人将他们六人围在垓心。那酒店周围人众见刀兵忽起,都吓的四散而去,远远围观。

    夷男刚才跟葛志萱的长剑一触即撤,知道这道姑功夫不俗,也不答话,挥刀直取,欲要占尽先机。他见默啜凭借快刀法占了便宜,就想依葫芦画瓢,也要用快刀对付葛志萱,不料数着一过,那葛志萱的剑法看似绵若无力,却是细针密线,丝丝入扣,连贯至极,本来是想用快刀法尽快解决这道姑,不料现在却被这道姑的绵密剑法围住难以脱身,只能不住挥刀护住周身要害,自保尚可,进攻却是难了。

    特勤带领一众突厥人,挥刀拔剑,在六人身边来回环绕,寻隙进击,只见默啜跟薛奕翻翻滚滚斗了数十回合,本来默啜的平地功夫是不如薛奕的,只是他刀法快,兼且刀刃锋,竟是跟薛奕斗了个旗鼓相当。

    又看拜葛图罕跟普寂,拳来掌往,看似招数平平无奇,但二人内力却已运转到极致,拜葛图罕虽年龄比普寂大,内力却是不及普寂,唯胜在招数跟经验上,每每普寂内力汹涌而至,拜葛图罕便以巧妙招数化开,虽能屡屡得脱险境,但取胜却是不易。

    再看夷男跟葛志萱,胜败已判,特勤心想,先办了你这道姑再说,于是拔刀挥向葛志萱,欲解夷男之围,就在这时,只见一柄长剑自下而上撩向自己手腕,不得已挥刀格开,回神看时见那撩剑之人竟是刚才在酒店中大快朵颐的道士。

    这道士正是成志远,他见一群突厥人将六人围了起来,他便也围了上去,待到特勤挥刀袭向葛志萱,他也舞剑撩向特勤,欲将其连刀带手一起给削下来。

    特勤大怒,却听成志远说道:“突厥老贼,到底是谁倚多为胜!?”

    特勤喝到:“一起上!别伤了那和尚。”

    二十多名突厥人拔刀砍向薛奕,普寂,葛志萱和成志远。

    成志远长剑一抖,一招“仙人敬酒”刺穿一名突厥人的喉咙,反手一招“顺水推舟”又刺死一人,剑法至快至极!接着抬腿又踢翻一人,然后舞剑冲向特勤,特勤见他瞬间撂倒三人,不敢大意,挥舞弯刀揉身而上。成志远的剑法比薛奕的更加沉稳,却又比葛志萱的更加飘逸,一柄长剑挥舞开来,不仅虎虎生威兼且灵动异常,竟是无人能近前。

    特勤却也是一名经验丰富的老将,他将突厥骑兵骑马砍杀的刀法加以改变,融入到步战的近身格斗当中,将一把圆月弯刀舞的泼水也似,成志远的长剑竟是递不进一招。

    他二人一交手,当真是风驰电掣一般,转瞬间过了二十几招,二十几名突厥人直看的目弛神摇,其余对攻的六人也都忍不住向这边偷望两眼,葛志萱心想:多时不见,成师兄的剑法又提高了不少!

    普寂心想:果然都是高手,我以后可要苦练,要不然可不能再涉足江湖了。

    薛奕心想:这道士着实厉害,看来那酒肉没有白吃啊,这突厥老贼难怪能进出皇宫,功夫这等了得。

    夷男和默啜都想:老将军果然英勇,诚可谓我大突厥第一勇士。

    拜葛图罕见普寂又是一掌击到,心想:你这小秃驴内力深厚,我的内力也不差,躲了你这半天,也不知道你内力是否真的厉害,干脆不躲,也是一掌击出,跟普寂对了一掌,普寂身子微晃,拜葛图罕却腾腾腾退了三步,犹如碰到一堵墙一般,只觉胸腹间甚不受用,立刻拿桩站住,调理内息,只怕普寂又要来攻,却见普寂合十念到:“罪过罪过。”他忙也合十还礼,只听成志远跟特勤呼喝声不止,于是不禁向二人望去。

    薛奕久战默啜不下,内心焦躁,这时只听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他斜眼望去,登时大喜,原来是一队巡城的金吾卫到了,他急挥两剑将默啜逼退,那一队金吾卫也已经到了他的身边,为首一人作揖说道:“末将救援来迟,请将军恕罪。”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