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麻衣相师_ 第152章-笔趣阁

时间:2021-01-24 13:49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桃花渡小说麻衣相师 第152章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小黑站了起来,声音顿时哽咽了:“老爷……是死是活,我以后只跟着你!”

    “别死。”我一手去拧鲛人的脖子:“能活着,谁都别死,你放心,我本事大着呢。”

    兰建国看着我,表情很复杂,她是见过大风浪的人,也知道,她现在腾出手来救我的话,只能多搭上三条命。

    于是她咬了咬牙,眼睛顿时一红:“你对我们兰家的恩情,出去一定回报!”

    说着,一捏黑纽扣:“小黑,带路!”

    小黑的寄身符在人家手里,不想走也得走,她想回头看我,可没法回,我听见了她的嚎哭声,跟之前在那个山上时一模一样。

    以后得教育教育她,人还没死,丧哭的也太早了。

    现在,这里就剩下我和那个鲛了。

    水已经漫过膝盖了。

    我一拳砸在了它的脸上,它脸上本来就伤痕累累,这一下条件反射也被我打远了,我趁机回身,一膝盖顶在了它下颌上,奔着小黑他们逃走的路线就跑。

    可鲛人哪儿那么容易放过我,对着我就扑,这一下,直接把我给扑棺材里了。

    我听到了那个王侯尸体在我身下爆裂的声音——骨头可能被我压坏了。

    小时候就听过人在床上,尸体在床下,“背靠背”的故事,没想到今天我也遇上了。

    眼瞅那玩意儿又要张开嘴咬我,我脑袋一偏,随手摸到了个东西就想拿起来砸它脑袋,可没曾想,那个东西竟然没拿起来,倒是被我给旋了一下。

    这一下像是触动了什么东西,我立马就反应过来,这个棺材正在动。

    又是机关?这种地方,我真特么再也不想来第二次了。

    鲛人也察觉出来了,表情不受控制露出了一丝惊恐。

    但他的表情重新狰狞了下来,一手扣在我脖子上:“咱们就死在一起吧!”

    脖子被他卡的很紧,让我十分想吐,眼前也发花,脑子还没反应过来,我一膝盖就顶在了他肚子上。

    我不是罗密欧,你也不是朱丽叶,咱们犯不上一起殉情。

    他吃痛身体弹起,我趁着这个空档从他手下偏了过来,抬起头,只见这个棺材的盖子竟然跟电梯似得,正在慢慢合拢。

    卧槽,这是什么黑科技,跟断龙石一样,要把人封底下?

    我立马站起身来,要从棺材口窜出去,而鲛人看出了我的企图,瞬间抓住了我的脚腕:“别走,你凭什么走?”

    我拼了全身的力气,把他给踹了下去,就在棺材要合拢的时候,跳到了棺材外面。

    外面的鲛人灯从最后的缝隙里灌下去,我看见,鲛人的眼睛里滚出了数不出的珠子,是说不出的绝望。

    那个表情……我没法子,拼了全力,一把扣住了棺材正在合拢的空隙:“要出来趁现在!”

    一边这么做我一边骂自己,妈的,放他出来干啥?弄死我?

    对敌人的同情就是对自己的残忍,三岁小孩都懂。

    可我真没法见死不救——这不是最后一个鲛人了吗?它死了,就真的灭族了。

    再说了,被封在这里,死了还是好事儿,它这种万年长生的东西,要被禁锢不知道多少年的话,比死更难受。

    它刚出来不久,按说是再也不想回去了。

    要是程星河还在,一定会把他抓起来,卖给博物馆。

    可那个鲛人竟然笑了,冷冷的说道:“我封一万年,也不要你救。”

    说着,竟然很安详的躺下——跟那个尸体肩并肩。

    这个时候,我已经扛不住了,“当”的一声,沉重的金丝楠木合拢了。

    水越来越多,已经到了胸口,整个把棺材给淹没了。

    我没办法,这种木料碰水会发胀,更弄不开,眼瞅着自己也要搭进去了,我一脚蹬在棺材上,吸了口气,对着外面就游了过去。

    而就在这个时候,我忽然看见水里,站着一个女人。

    穿着蓝色衣裙的女人。

    她的长头发飘散在了水里,蓝色衣裙也在水里飘摇,一张脸比水里盛开的荷花还好看,简直美的让人窒息。

    我一下愣了,这里怎么还有个人?

    而且……我的心提起来,是几次三番出现在我眼前那个人?

    我想望气,但今天望气已经望的太多,根本没法看准,她是人,还是其他的……

    但眼看着她被水淹没,我一把就捞住了她的手:“跟我走。”

    她微微睁大了凤眼,像是不相信我的话。

    这个时候,水已经到了头顶,她微微张了张嘴,说了什么我听不见,看口型,像是在说:“你终于来了。”

    我不认识你啊?奇怪,我这大众脸到底大众到什么程度了?

    我也没太在意,出去买个菜,都有人问我是不是西街买鞋的,说从我手里买过鞋,质量不行。

    她的手非常冰冷。

    好在刚才对小黑的路线略知一二,我拽着她就一路往外游,说也奇怪,可能是水里浮力太大,拉着她,竟然跟没有体重一样。

    小黑十分靠谱,出去的路线都给我留了标记,出去不算太难,可这个时候,墓穴已经开始坍塌,一边游,一边还要提防头上掉下东西。

    终于,到了墓门口方相那,可谁知道,已经被一堆落下来的石头给堵住了。

    妈的,这下死了。

    我一手去搬动石头,好在是在水下,还能借助一些浮力,这要是在外面,我真是别想出去。

    可体力这么一损耗,我眼前顿时就白了。

    没气了……

    心跳的也越来越快,眼前越来越花,就在这个时候,一张嘴忽然封在了我嘴上,我感觉到了一阵甜美馥郁的香味。

    我顿时就把眼睛瞪大了,眼前正是那个穿蓝衣服的女人。

    她睁开深不见底的绝美眼睛,朱唇的口型是“别死。”

    我感觉到,舌头下有一个东西,像是糖,特别甜,是她渡给我的?

    还没想明白,忽然就看见那些石头全被掀翻,一个人冲了进来,二话没说,一把抓在了我手腕上。

    这个人脑袋上蒙着个氧气面罩,看不清楚是谁,但一瞅他身上那个“恭喜发财”的大红内酷,我就看出来了,这不程星河吗?

    他手里貌似有个什么工具,现在也扔了,跟拽小鸡崽子似得,拼了命的往上游。

    按理说,我现在气早就不够了,可为什么,现在眼前又清明了,这个感觉跟不用呼吸也行?

    我回头就去看那个蓝衣服女人,可一回头,不知道什么时候,她已经不见了。

    我一愣,就想回去看看,可程星河兜头给我来了一拳,我不小心一张嘴,嘴里那个红东西瞬间就被冲走了,又开始窒息。

    程星河觉出我挣扎,脚底下更用劲儿了,眼看着明亮的湖面越来越近,程星河跟宰猪的扔猪一样,乓的把我丢上了岸,接着自己把氧气罩摘下来:“看看这货死了没有?”

    我睁开眼睛,阳光已经出来了,特别刺眼,我想举起手来挡住眼睛,忽然有一个人一把抱住了我。

    她声音带着点哽咽:“谢天谢地……”

    一股男士古龙水的味道,兰建国?

    “哎,姐。”程星河连忙说道:“别闷死他!”

    兰建国这才反应过来,立刻松开了我,我见她抬起了头,脸红红的,眼睛里还带着泪。

    哑巴兰的声音也咳嗽着响了起来:“姐,你今天怎么这么铁汉柔情啊?”

    兰建国冷着脸就去瞪哑巴兰,哑巴兰显然很怕她,顿时不吱声了。

    这时程星河也怕了上来,喘了半天气,还用脚踢我:“七星,你到底什么时候唱感恩的心?”

    我唱你大爷。

    回过神来,我想起了那个蓝衣服女人——还真是幸亏她给了我一口气,不然我可能坚持不到程星河赶过来了。

    于是我立刻问道:“你进了墓穴之后,那个穿蓝衣服的女人呢?”

    程星河一皱眉头,伸手去摸我脑门:“你脑子进水了?”

    我拉下他的手:“你就说你看见没有?”

    如果她是人,出事没有?

    程星河跟看傻子一样看着我:“你真是想女人想疯了,我进去的时候,你就自己一个人在那傻站着,哪儿有什么女的?”

    不可能啊!

    程星河进去的时候,我分明还拉着她的手——难道,只有我自己能看见她?

    可以程星河的眼睛,不管什么东西,按理说都能看到啊?

    她到底……是什么人?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